相关文章

杭州籍春晚策划人朱海:盼着家乡的节目上春晚

  本报记者徐洁 北京报道

  朱海称自己是自由职业者,其实是一个电视策划人,十几年来一直为春晚做撰稿和策划。策划也就是“谋士”,往往一台晚会智慧性的东西都出自他的大脑。他既不上台演出,也不对演员指手划脚,但他掌握着晚会节目的大致走向,能拿着红笔到处画圈……

  彩排时,他总是躲在舞台一侧,观演员发挥,听观众笑声,神情严肃。所有的节目从邀请到初审再到拍板,对他而言早已没有当初的欣喜和逗乐,只在意节目有没有突破,演员在不在状态。但当歌舞《和谐大家园》欢腾起来的时候,他站起来了,指着两个正在“云层”中追逐的舞蹈演员对记者说:“杭州来的舞蹈团队,跳得不错。”他的脸上闪过一丝自豪。

  他是杭州人,离开家乡已经20多年。

  时隔5年,浙江节目终于上了春晚

  为了在除夕夜给全国观众烹饪出丰盛的年夜大餐,朱海从夏天就开始忙活了。策划部是整个春晚班子最早运作的部门,8月就开始做方案草拟晚会框架,10月起分头寻访各地搜罗节目。

  作为杭州市的“文化顾问”,朱海特地回了趟杭州,和家乡的文艺工作者们聚会。“当时有很多人问我,为什么上春晚那么难,我说来啊,但你们拿什么上春晚?”事实上,朱海每年都盼着家乡能有节目来,可总是连送审的都见不到。

  终于,今年的春晚上有了杭州人的身影,但让朱海意外的是,参与演出的却是一个民间舞蹈团——杭州城市舞团。这还得感谢舞蹈团的艺术总监柳岩,这位杭州师范学院的舞蹈老师也在春晚幕后奉献了好多年,帮着编舞和排舞。今年,他排了一台先锋舞剧《一个关于渴望的梦》在北京演出,在业内口碑不俗,曾担任过春晚舞蹈总监的中国舞蹈家协会副主席赵明觉得不错,便推荐上了春晚。

  本来这个舞蹈是作为独立节目表演的,结果被排进了民族舞蹈串烧,只能跳一小段,但团里的6个姑娘小伙已经很兴奋了。“真不敢相信,就这样跳上了春晚。”主跳杨洋说。

  春晚幕后,浙江籍导演和总监不少

  朱海说,多年来,央视春晚上活跃着不少浙江人:赵安、陈临春做过导演,邢时苗做过舞蹈总监,还有他这个老牌总策划,“可台前的节目太少了。”

  他至今还对2005年春晚,浙江省曲艺杂技总团团长魏真柏领衔表演的小品《汇报咏叹调》记忆尤深,“之后语言类节目就再没见过浙江的身影。”不过,春晚上的语言类节目向来是北方人的天下,有人将其归结为南北差异,朱海觉得不尽然:“今年有个南方小品《五十块钱》就很逗啊,它就不靠语言调侃,而把笑料押宝在人物个性上,一点都不逊色。”

  2007年,浙江魔术师戴滨淳也带着《牌技》去了,可在彩排的最后关头被“毙”,朱海也觉得遗憾,“他的牌技没话说,但节目超时了,而且变出来的扑克牌漫天飞舞,清扫也是个大麻烦。”

  冲击春晚,这几招可以试试看

  “浙商很活跃,世界各大展览会上都能看见他们的身影,可在春晚这个中国最大的文艺舞台上,为什么鲜有浙江文艺团队的影子?在这个至高点上,应该有浙江人去挑战和争取。”朱海的语气激动起来。

  “春晚大门没有想象中那么难进,但不敲就永远难。”为此,他也为浙江文艺冲击春晚支了几招。先要明确选送什么,“春晚不是纯PK,比比谁更精彩就能上。这个舞台需要的是各种艺术门类的成就展示,或者你一登台,就能成为某个领域的领军人物,比如刘谦,去年一炮而红后就掀起了一整年的魔术热。”

  当然,春晚也需要民间绝活的展示。虎年春晚,有个6岁女孩能背百家姓,只要你随便报个姓氏,她就能告诉你在百家姓甚至千家姓里排第几。“这就需要有文化单位出面选拔,可以借鉴湖北、河北等省的做法,每年由文化部门牵头甄选春晚节目。”

  即便都有难度,朱海也希望把浙江的人文山水送到春晚上去秀一秀。“今年上海要办世博会,他们就送了一组精美的宣传画面过来。浙江也可以把西湖、雁荡拍成视频,在背景大屏幕上放一放,我甚至可以帮你们排舞。”

  另外,题材选择也很重要,“今年有上海世博会、年底的广州亚运会,明年建党90周年、辛亥革命100周年都将是很好的选题,辛亥革命与浙江、杭州关系也很大。我会继续等,等着浙江文化奇葩在春晚舞台上绽放。”